红楼梦咏菊十二首 真实含义

忆菊

  蘅芜君 (宝钗)

  怅望西风抱闷思,蓼红苇白断肠时。

  空篱旧圃秋无迹,瘦月清霜梦有知。

  念念心随归雁远,寥寥坐听晚砧痴。

  谁怜我为黄花病,慰语重阳会有期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第三十八回写贾母领着众女眷在藕香树赏花饮酒吃螃蟹,欢乐非凡。

  宝玉和众小姐们酒足蟹饱之后,诗兴大发,分题作了十二首咏菊诗,宝钗作了第一首。咏菊诗用韵与咏白海棠诗稍不同,即不限韵,各人可自由选 择韵脚。这一首用的是“四支”韵。 对这首诗,探春评价说:“到底要算荡芜君沉着,‘秋无迹’、‘梦有知 ’,把个忆字烘染出来了。”确实,这是最精彩的两句。

  咏菊诗,把菊花拟人化了。忆菊,其实是忆人。宝钗这首诗预示了她未来独居时的“闷思”、“断肠”的凄凉情绪。这样看,她所忆的人就是离家出走的宝玉了。因为诗只是朦胧地表达一种情绪,不好把每一句都座实,绝对肯定它暗示的就是什么。古人说“诗无达访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访菊

  怡红公子(宝玉)

  闲趁霜晴试一游,酒杯药盏莫淹留。

  霜前月下谁家种?槛外篱边何处秋?

  蜡屐远来情得得,冷吟不尽兴悠悠。

  黄花若解怜诗客,休负今朝拄杖头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咏菊诸诗是以诗的内容排顺序的。宝钗说:“起首是《忆菊》;忆之 不得,故访,第二是《访菊》;访之既得,便种,第三是《种菊》;种既 盛开,故相对而赏,第四是《对菊》;相对而兴有余,故折来供瓶为玩, 第五是《供菊》;既供而不吟,亦觉菊无彩色,第六便是《咏菊》;既入 词章,不可不供笔墨,第七便是《画菊》;既为菊如是碌碌,究竟不知菊 有何妙处,不禁有所问,第八便是《问菊》;菊如解语,使人狂喜不禁, 第九便是《簪菊》;如此人事虽尽,犹有菊之可咏者,《菊影》《菊梦》 二首续在第十第十一;末卷便以《残菊》总收前题之盛。这便是三秋的妙 景妙事都有了。”宝玉选作了第二、三首。《访菊》这首用的是“十一尤”韵。

  种菊

  怡红公子(宝玉)

  携锄秋圃自移来,畔篱庭前故故栽。

  昨夜不期经雨活,今朝犹喜带霜开。

  冷吟秋色诗千首,醉酹寒香酒一杯。

  泉溉泥封勤护惜,好知井径绝尘埃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这一首用的是“十灰”韵。

  第五回书中,警幻仙子曾赞宝玉是闺阁中的良友,并且说他可为闺阁增光。这是说宝玉喜欢女孩子同那些玩弄女性的纨绔子弟不同,他尊重女性、关心女性、保护女性,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小家碧玉,也不论是奴婢还是戏子,他都把她们当做和自己一样的人来平等对待。如果以花喻女孩子,那么这首诗吟诵的种菊、灌菊、护菊,就正表现了他对女孩子的态度 。

  宝玉自己以为他的诗写出了“访菊”、“种菊”的情景,但也心服口服地承认不如林、薛、史诸人之诗。

  对菊

  枕霞旧友(湘云)

  别圃移来贵比金,一丝浅淡一丛深。

  萧疏篱畔科头坐,清冷香中抱膝吟。

  数云更无君傲世,看来惟有我知音!

  秋光荏苒休辜负,相对原宜惜寸阴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在十二首咏菊诗中,这一首被评为第五,属上乘之作。用的是“十二侵”韵。

  史湘云生来“英豪阔大宽宏量”,颇具男性气度。“科头”是不戴帽 子,只能是男人的形象;古代女孩子没有帽子,无所谓“科头”。但这是作诗,是遣兴取乐,诗人尽可以把自己想象成是男人。湘云从小就喜爱男装,甚至有一次贾母竞把她误认成宝玉。第六十三回书中写道:“湘云素习憨戏异常,她也最喜武扮的,自己每每束蛮带,穿折袖。”在诗中,湘云以一个男性抒情主人公出现,正表现了她豪爽不羁的潇洒风度。

  供菊

  枕霞旧友 (湘云)

  弹琴酌酒喜堪俦,几案婷婷点缀幽。

  隔坐香分三径露,抛书人对一枝秋。

  霜清纸帐来新梦,圃冷斜阳忆旧游。

  傲世也因同气味,春风桃李未淹留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供菊,是把菊花插在花瓶中作摆设来赏玩。这首被评为第六。用的是“十一尤”韵。

  弹琴饮酒,赏菊吟诗,蔑视富贵,佯狂傲世,颇具陶潜一类名士的风 度。黛玉很欣赏湘云这首诗,她评论说:“据我看来,头一句好的是‘圃冷斜阳忆旧游’,这句背面傅粉。‘抛书人对一枝秋’已经妙绝,将供菊 说完,没处再说,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,意思深透。”所谓“背面傅粉”,就是用了倒插笔的手法,写完插瓶的菊花后再写原来在园中赏菊 的情景。这就扩大了诗的意境,丰富了吟咏的内容。

  咏菊

  潇湘妃子(黛玉)

  无赖诗魔昏晓侵,绕篱欹石自沉音。

  毫端运秀临霜写,口角噙香对月吟。

  满纸自怜题素怨,片言谁解诉秋心?

  一从陶令平章后,千古高风说到今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黛玉“魁夺菊花诗”,她的三首咏菊诗是十二首咏菊诗之冠,而这一首又是三首之冠,被评为第一。

  “毫端蕴秀临霜写,口角噙香对月吟”——人美、花美、景美、情美、诗美,合诸美于两句诗中,构思新颖,造句巧妙,确实是精彩的咏菊诗 句。“满纸自怜题素怨”,写出了黛玉平素多愁多病,自怨自艾的情状; “片言谁解诉秋心”,道出了自己一怀情愫不被人理解的苦闷。最后把同 菊花关系最深的诗人陶渊明拉出来,歌咏菊花的亮节高风,也把自己高洁的品格暗示出来了。

  画菊

  蘅芜君(宝钗)

  诗余戏笔不知狂,岂是丹青费较量?

  聚叶泼成千点墨,攒花染出几痕霜。

  淡浓神会风前影,跳脱秋生腕底香。

  莫认东篱闲采掇,粘屏聊以慰重阳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宝钗这首被评为第七。用的是“七阳”韵。

  从《画菊》这个题目说,这首诗写得很生动。“攒花染出几痕霜”、“跳脱秋生腕底香”等句,构思和造句都不落俗套。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两句“莫认东篱闲采掇,粘屏聊以慰重阳”,有“画饼充饥”之意。书作者似乎在这里暗喻宝钗同宝玉未来的夫妻关系有其名而无其实。

  问菊

  潇湘妃子(黛玉)

  欲讯秋情众莫知,喃喃负手叩东篱:

  孤标傲世偕谁隐?一样开花为底迟?

  圃露庭霜何寂寞?鸿归蛩病可相思?

  休言举世无谈者,解语何妨话片时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二。用的是“四支”韵。

  在黛玉的三首咏菊诗中,写得新颖别致,并最能代表其个性的是这一首。轻俗傲世,花开独迟,道出了她清高孤傲,目下无尘的品格。“圃露庭霜”不就是《葬花辞》中说的“风刀霜剑”吗?荣府内种种恶浊的现象形成有形无形的刺激,使这个孤弱的少女整天陷于痛苦之中。“鸿归蛩病” 映衬出她苦闷仿徨的心情。对黛玉来说,举世可谈者只有宝玉一人,然而 碍于“礼教之大防”,何曾有痛痛快快地畅叙衷曲的时候?

  “孤标傲世偕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?”这两句脍炙人口的名句,与其说是有趣的讯问,莫如说是愤懑的控拆。全诗除头联之外,领联、颈联、尾联全为问句,问得巧而且妙,正如湘云说:“真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 。”按理说,这一首应该评为咏菊诗中的第一,李纨却把它评为第二。本 来李纨自己也承认“不能作诗”,也就不必苛求了。

  簪菊

  蕉下客 (探春)

  瓶供篱栽日日忙,折来休认镜中妆。

  长安公子因花癖,彭泽先生是酒狂。

  短鬓冷沾三径露,葛巾香染九秋霜。

  高情不入时人眼,拍手凭他笑路旁。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簪菊,即把菊花插在头上。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七。用的是“七阳” 韵。

  探春才清志高,精明干练不减于男人,因此诗中“短鬃”、“葛巾” 等字样都是以男人自况。她对荣府内部的矛盾和腐败看得很清楚,但也束手无策,只好保持洁身自好的态度。她同乃兄宝玉最亲密,情趣相投。所谓“高情不入时人眼,拍手凭他笑路旁”,正表明了她嫉视丑恶,不随风流俗的清高态度。

  菊影

  枕霞旧友(湘云)

  秋光叠叠复重重,潜度偷移三径中。

  窗隔疏灯描远近,篱筛破月锁玲珑。

  寒芳留照魂应驻,霜印传神梦也空。

  珍重暗香休踏碎,凭谁醉眼认朦胧?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这是湘云的第三首咏菊诗,用的是“一冬”韵。 由爱菊花而爱及菊花的影子,极力描绘日光、灯光、月光下菊影的各 种形象,从现象上看,这同一般有闲文人吟风弄月的诗作也无不同。但曹雪芹让湘云咏出这样一首情调暗淡的诗,是有其用心的。“寒芳留照魂应 驻,霜印传神梦也空”,显然是暗示她未来凄凉的命运。

  菊梦

  潇湘妃子 (黛玉)

  篱畔秋酣一觉清,和云伴月不分明。

  登仙非慕庄生蝶,忆旧还寻陶令盟。

  睡去依依随雁断,惊回故故恼蛩鸣。

  醒时幽怨同谁诉:衰草寒烟无限情!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三。用的“八庚”韵。

  诗题是《菊梦》,以拟人的手法写菊花的梦境,实际上是写黛玉自 己梦幻般的情思,带有明显的谶语的意味。“和云伴月”,已经有些不祥;“登仙”,则又是“死亡”的代词。“登仙非慕庄生蝶”,是说死去登上仙籍不是我所希望的;“忆旧还寻陶令盟”,等于说重结绎珠仙子和神瑛侍者的“木石前盟”才是自己真正的意愿。颈联、尾联四句透出一般凄凉颓败的气氛,对黛玉的结局又作了一次暗示。

  残菊

  蕉下客 (探春)

  露凝霜重渐倾欹,宴赏才过小雪时。

  蒂有余香金淡泊,枝无全叶翠离披。

  半床落月蛩声病,万里寒云雁阵迟。

  明岁秋风知相会,暂时分手莫相思!

  【诗词鉴赏】

  这是十二首菊花诗的最后一首。用的是“四支”韵。

  宝钗为十二首菊花诗排顺序时说:“……末卷便以《残菊》总收前题之盛。”这就说得很明白,“盛”要以“残”作结。大观园金钗有十二个 ,菊花诗也恰好作了十二首,这不是偶然巧合,而是作者有意安排的。我 们虽不能把十二首菊花诗作十二首判词看待,但应该把咏菊诗的总体看成 是咏人——咏十二钗总的命运,最后是叶缺花残,万艳同悲,归到“薄命 司”去。 家要“一败涂地”,《残菊》就暗含着一败涂地时群芳的最后结局,也包 括她自己的结局。“万里寒云”正是她远嫁时的况味;“暂时分手莫相思 ”也可同“从今分两地,各自保平安。奴去也,莫牵连”的曲子对应起来 。

  吃肥蟹,饮醇酩,赏艳菊,作佳诗,何等富贵风流!然而透出的气息却是如此凄凉惨淡。这是《红楼梦》常用的手法,也是作者的高明处

红楼梦咏菊十二首 真实含义 扩展资料

我们虽不能把十二首菊花诗作十二首判词看待,但应该把咏菊诗的总体看成是咏人——咏十二钗总的命运,最后是叶缺花残,万艳同悲,归到“薄命司”去。贾家要“一败涂地”,《残菊》就暗含着一败涂地时群芳的最后结局。
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八回堪称全书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之一。菊是花中君子之一,曹雪芹将红楼群芳的婉约与金秋菊花的孤傲结合在一起,以女性诗章的流光溢彩,给菊花诗史平添了一抹不可多得的清新雅致。这些诗不仅本身对情对景,而且诗中有诗,以谶语性的弦外之音、言外之意,在抒发个人情怀的同时,也预示着这些女子将有怎样的人生际遇,或悲或喜已不在话下。


将女人比作花是自然的事,但若将女人与菊花对上号,可就不一般。自古菊的疏野淡泊、独标傲世、顽强清高多与屈原、陶渊明、李白等豁达豪迈、铮铮傲世的一类人士所托,而曹公笔下的女子,却也纷纷忆菊、供菊、问菊甚至恋菊,寄托着各自不同的思绪和情怀。史湘云伴菊而欢,理想如月光下的菊影移动,模糊、虚幻、随遇而安,林黛玉怀秋心作菊梦,与菊同洁同傲同坚。贾探春精明严谨,又常作豁达之菊习。薛宝钗在菊的陶染下一反雍容娴雅、稳重平和的淑女风度,憨情菊思,凄伤戚戚。


红楼女子尤其类菊的一点便是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(宋·郑思肖《寒菊》)。她们聪颖不凡的才学及鲜明的个性都对礼教世俗发起了抗争,虽奏不出铿锵鼓声,但她们的抗争却也是历史的发展进步所不可欠缺的

红楼梦咏菊十二首 真实含义 扩展资料

《红楼梦》咏菊十二首的文化寓意


《红楼梦》里菊花诗十二题,咏物兼赋事。出题者使用一个实字,一个虚字来命题,即菊字为实,另一字为虚,共做题十二道,即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影菊梦残菊。题目编排序列,凭作诗者挑选。限用七律,不限韵脚。诗作皆署"雅号",即:"蘅芜君"(薛宝钗)、"怡红公子"(贾宝玉)、枕霞旧友"(史湘云)、"潇湘妃子"(林黛玉)、"蕉下客"(贾探春)。

葬花辞的最后一句